特朗普说:“你看一下就会发现,德国是俄罗斯的俘虏,因为德国在上供——关掉了自己的煤厂,关掉了自己的核能设施,德国在从俄罗斯获取那么多的石油和天然气。”

特朗普8日曾表示,他“最大的责任是选择一位忠实地按照宪法原意释法的法官。”他誓言要选出一位具有“无可挑剔的资历、卓越的智慧、不偏不倚的判断力以及对法律和宪法怀有深深崇敬的人。”

报道称,难民危机助力德国选择党在2017年大选中一举成为议会第三大政党,被视为德国政坛开始发生不可逆改变的标志。默克尔和她的内政部长为了难民问题激烈争执,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从泽霍费尔发出最后通牒,用辞职施压,到7月2日两人紧急约谈,期间又发生了不少事,包括默克尔到布鲁塞尔参加欧盟峰会,连夜谈判,百折不挠,最后带回一份欧盟难民战略大纲和跟10个欧盟国家签订的难民协议。

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在日本大阪北部地震中,小学砌块围墙倒塌造成一名女童死亡。以该事故为契机,日本的学校正在推进安全检查。目前,至少在2498所学校中确认到疑似不符合《建筑基准法》的砌块围墙。预计数量还将进一步增加,撤去及修补费用或将成为课题。

一位要求匿名的欧盟外交官遗憾地指出:“我们不是漠不关心,但我们确实成了看客。”

德国选民的主要疑问是,为什么政府要拿德国纳税人的钱去帮助其他欧洲国家,比如新加入欧盟的相对经济较落后的那些?

报道称,在特朗普说这番话时,凯利别过脸去,在座位上动来动去,使劲抿了抿嘴。

美国民调机构拉斯穆森报告(RasmussenReports)近日发布一项调查显示,约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可能会在未来5年内经历第二次内战!”而联合国一份关于美国贫困和不平等报告则称,特朗普政府1.5万亿美元减税政策“极大地造福了富人,加剧了美国国内贫富不平等现象”。

报道称,近年来,欧洲难民危机引发的各种国内、国际和欧盟内部的政治风云、党派纷争、激流暗涌,都是当地时间7月2日下午17点默克尔-泽霍费尔谈话的大背景。最后的谈判结果是,默克尔同意收紧德国和奥地利边境控制,禁止已经在其他欧盟国家申请难民资格的人入境,边境地区将设难民中转中心收容非法移民。

韩国政府已采取多项措施对中东移民进行限制。韩联社称,从4月底开始,韩国限制免签入境的难民申请者离开济州岛。从6月起,也门被取消免签对象国资格。同时,韩法务部还在济州岛出入境外国人厅增配一名难民审查官和两名翻译。《东亚日报》称,最早从10月起,韩国将废除埃及人为期30天的免签证入境许可。韩国还通过让难民提前就业、增加援助,加强巡逻等措施对难民加以保护,同时防范犯罪活动。(记者陈尚文王逸)

此外据德新社7月10日报道,英国执政党保守党的两位副主席7月10日同时宣布辞职,导致首相特雷莎·梅的脱欧方案遭到疑欧派更大的反对。

报道称,会议于周五上午在维也纳科堡宫酒店举行,与3年前达成伊朗核协议时在“同一个房间”,会议由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莫盖里尼主持。会议结束后,莫盖里尼向记者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声明主要内容包括各方承诺继续为执行伊核协议做出努力,并提出接下来的工作重心,即保障伊朗在协议下的经济利益,规避美国制裁,这其中包括与伊朗进行更广泛的经济合作以确保伊朗的金融通道畅通、确保伊朗原油及相关产品的出口、有效支持与伊朗开展贸易的实体、鼓励对伊朗继续投资等。

报道称,第一种方案是“简化海关”模式,在边境使用可信任贸易者的安排和科技维持贸易流动,避免海关检查。第二种方案是“关税同盟”模式,英国将为欧盟征收前往欧洲大陆货物的关税。英国两组内阁成员一直在审视这两个方案,而“脱欧”支持者强烈反对关税同盟模式。

7月9日,欧盟委员会首席发言人强调,欧盟已经确定了红线,不打算改变。

一位欧盟高级官员保证:“我们不会为了增强或削弱英国政府的力量而调整我们的谈判立场。”